Sint

Tell me 이 고통조차 가짜라면


그때 내가 무얼 해야 했는지

Take my hands now.

잡은 손 절대 놓지 말아줘

迟到!永远爱兔宝宝😭😭😭兔宝生日快乐555要开心啊

1. 
        “你在吧台坐了四十分钟,啤酒却只喝了一半。”
        “你既不接受别人的挑逗,也不主动邀约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我猜你要不是第一次来这里,要不是没有物色到合适的人选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而且,你的坐姿好奇怪呀,只用半个臀部坐着真的不会麻吗,又或者是,”那人抿了抿嘴唇,露出一个很真诚的笑容,那双小鹿似的圆圆的眼睛里看不到杂质,“含着那个坐着会很辛苦吧。”说完,他再一次笑了,唇边小小的梨窝显现出来。
        闵玧其下意识地触摸嘴唇,该死,他又有点想咬手指了。

2.
        “这里装修得很别致吧,有没有一种回到家了的感觉?包括门前的羊毛脚垫、换鞋凳、玄关灯,客厅的懒人沙发、矮茶几、阅读灯,去除了一切尖锐和强冷色调,光线也是特意挑选的暖光源。每个人应该都对家有一个美好的幻想,温暖舒适,有烟火气息,劳累一天总想不管不顾地倒在床上,就这样睡着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你压力很大,我能看得出来,而且你对自己的生活管理得很差,经常熬夜,饮食也不规律。啊对了,问一个隐私的问题……算了。需要我抱着你睡吗,还是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好吵,这个男人话真的好多,自言自语这么长时间也是人才了,自来熟好可怕。
        “不用,我坐一会马上就回去了,还有工作要做。”闵玧其打断了男人的话语。
        事实上他本想放纵自己一晚,beat差不多已经制作完成,后续的收尾工作可以交到明天。但是眼前的男人絮絮叨叨这么多,让人怀疑他根本不是来打炮的,而是一个房产推销员。
        这样想着,闵玧其如烛火般摇曳的对性的欲望慢慢熄灭了,取而代之的是潮水般上涌的倦意。他失去意识前的最后一个想法,居然是,白白花了一下午做扩张,最后还是没有做成,倒是长了一耳朵的老茧。

一点点脑洞……有人想看的话我就写